但并不会事先通知他们

2020-01-30 13:22

昨日中午12时左右,记者来到光明市场,出售鳊鱼的档位较多,出售鲫鱼的档位只有3家,其中一家已经收工。摊贩们表示,淡水鱼的销售未受到任何影响,很多市场还是前来选购他们的淡水鱼,其中不乏鳊鱼和鲫鱼。当记者问到违禁药物的问题时,摊贩们纷纷表示,自家的鱼不可能添加任何违禁药物。“我的鱼都是来自横栏一家养殖场,运过来就直接卖。”一家售卖鲫鱼的档主说。

市海洋与渔业局则称,鱼到了市场就不属于他们的检测范围,他们只能在生产环节,也就是在养殖场内进行鱼类的安全检测。只有工商、公安等相关部门介入,发现鱼有问题,确定是在生产环节,他们才会到相关养殖场进行检测调查。

据珠海媒体报道,今年4月24日,朝阳工商所联合渔政、农业等部门对市场5个淡水鱼经营铺进行抽检,截至5月3日才检测完毕,结果显示其中4家销售的活鱼中发现有害物质孔雀石绿或呋喃它酮。因还未进入执法程序,经营户目前还在正常营业,而据调查,上述四家涉嫌违规鱼档,检出问题的同批次活鱼早已卖完。

在管理处出示的台账上,记者看到有日期、商品名称、规格型号、数量、单价、购货单位和销售去向、姓名、联系电话等项目,但并没有确定商品是否符合安全标准的填写项目。“这个只能做事后调查和追责善后,但就是这个很多摊档主都不愿填写,最多填些销售数量,去向等都不愿写明。”

该负责人说,生猪和禽类有相关部门出具的检验证,他们可以负责查看证件,但鱼类没有任何部门出具检验证,都是打捞上来便运至市场直接贩卖。该负责人还表示,工商局每月会来抽查,但并不会事先通知他们,最近也并无通报说他们市场的淡水鱼不符合相关规定。

记者就问题鱼的来源、我市鱼类安全保障和检测等问题询问市工商局,该局相关负责人并未明确表示问题鱼是否出自光明市场。该负责人仅回应称:“水产品质量安全监测依法由海洋与渔业局负责,工商部门根据检验结果,如不合格,工商部门依法对经营不合格水产品的经营者进行处罚;至今我局没有收到有关从光明市场进货的鱼存在不合格的通报;我局将主动向珠海方面了解情况,并建议海洋与渔业局加强对相关市场商户销售的水产品抽检监测。”

朝阳市场管理办公室的抽检结果及对四档经营户的调查情况表明,初步可排除朝阳市场经营户擅自添加违禁药物的可能。包括抽检的鳊鱼、鲫鱼等少数品种,四家进货单据显示,在售的淡水鱼从4月中旬以来截至5月12日,全部从中山光明市场购进,品种还包括鳜鱼、缩骨鱼、“三角边”等五六个,商户当天进货当天售完,流向包括当地酒店、餐馆及普通市民家庭。

据昨日《珠海特区报》报道,珠海朝阳市场4家淡水鱼档鳊鱼或鲫鱼检出含违禁药物,通过销售量、购销台账调查发现,问题鱼来自中山光明市场。昨日,记者调查得知,光明市场管理处只是作为市场出租方存在,并无检测鱼类的权限,鱼从养殖场出来便可直接进入市场售卖。管理处有负责人称并未看到相关台账,对相关报道持质疑态度。至于问题鱼是否来自光明市场,记者采访多个相关部门,未得到明确回复。

截至截稿时,并无一个部门作出明确表态,说明问题鱼是否出自光明市场。

记者还发现,整个管理处都是公用集团的员工,并无执法机构人员驻扎,仅有的一名食品专员也是公用集团员工,同样无任何权限。“我们可以派发台账,让档主和摊主登记每天的销售信息,但连这我们都没有强制的权限,只能靠他们自觉登记。”

孔雀石绿和呋喃它酮都属于杀菌剂,孔雀石绿常作为抑菌剂或杀阿米巴原虫剂,用于处理受寄生虫影响的淡水水产,对脂鲤和鲶鱼等海产动物来说,有高度毒性、高残留等副作用。

记者再询问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,相关负责人称,他们只负责酒店、餐馆内的食品安全问题,市场流通环节属于工商负责。

记者来到光明市场管理处询问,管理处还不知道此事。简单了解后,一名管理处相关负责人表示,管理处是市公用集团的一个机构,只是作为光明市场的出租方,并无检测鱼类的权限,所以他们也不知道光明市场是否有问题鱼,需要到工商部门了解情况。而另一负责人则表示,光明市场淡水鱼批发较多,零售很少,一般批发给中山各大市场,而珠海有自己的大型淡水鱼批发市场,来光明市场批发的可能性较小,而且管理处也并未看到珠海媒体称的购销台账,对报道持质疑态度。

LINKS